冠锁围城 「一」

on

如果说2020年是新冠肆虐的一年,那么2021年才是新冠最折磨我的一年。

年初的时候,国内的疫情已经不像世界其他地方那样的横扫八方,然而因为公司调整等等各种原因,去年想要出游的那一丝躁动的心已经开始了狂风大浪。去年把当年信誓旦旦会伴我终老的Q换成了A7R4,就是为了在出游的时候能够不留遗憾的抓到各个值得纪念的瞬间,无奈这一波又一波的变种病毒的袭来,似乎又让这一拳头砸在了空气里…

Homing
Homing

2021年似乎已经没有2020年初的时候疫情刚开始散步时候的那种混杂着新鲜和紧张的情绪,在公司装修结束后,流动座位和居家办公似乎也已经成了一种常态。每天在家里陪我的除了那个越来越长的电影和电视的播放清单,可能也只有我们那个小小的饭团了。哦~ 还有小北~

爪子咧?
爪子咧?

从天气回暖开始,我开始尝试探索这个从小就开始摸爬滚打的,而且很有可能我会在这里终老的城市。试图通过一个游客的角度,去发现那些一直以来熟视无睹的景色,寄希望于这种一时间的新鲜感能解救我毒发已久的旅游瘾。

Motori
Tree
Y-Town Post Office

我试图回到那个从长大到离家之前一直待着的小镇,去往那些以前完全没有兴趣看一眼的广场和小店。那些以前要寻思兜里带钱没有,再决定要不要过去的小吃店,现在早已在显眼的地方放上了二维码。而我手里的那个已经数不清换过多少代的通信设备,似乎现在也只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存在。

KFC
Green Lane

我又试图去到一个许久未聚的朋友的新家,在这个城市的另一个角落里,试图想象自己从一个自己待腻了的地方,去到了另一个别人待腻了或者快要待腻了的地方。

City

我曾经踏入某一个在地图上不用搜索可能找不到的地方,用这一身因为久坐不动而长起来的肥膘,去挑战那可能只有百来级的阶梯。然后在山里找到一个卖兰花香干的摊头,再把爬楼梯消耗掉的那一丢丢的卡路里给你补回来。

Pot

然后又为了一条炭烤的红鲷,跑到那个早就去腻味了的市中心,然后在那一个在火灾后重生但似乎有没有完全重生的商业广场顶上,发现那个经典旅游景点似乎又有了一个之前并没有看到过的颜色。

Tianfeng Tower
Hey~

我还傻兮兮的假装在沙滩上度假,转身又回到了一天天的柴米油盐。

Chi May

又不死心的来到了某过气网红景点,却在纠结去哪里停车。

Windmill

好在儿子们并不在意究竟是要倒腾一晚上才能到的甲米,还是开个车半小时就能吃上的麦田工坊,只要是好吃的,他们一样能变成专心且无情的干饭人。

干饭人!

未完待续

有一说一呢~~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