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PM

on

儿子的学校终于有托管班了。

彼时

不是太记得我自己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几点放学了,只能依稀记得爷爷带我去同学家问作业的时候天是黑的。那会儿似乎都是自己回家的,虽然在路上为了抄近路爬过墙头钻过狗洞,为此也没有少受爹妈的骂。

在那个年代,似乎自己上学放学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我们的家长不会觉得路上有很多汽车很危险,可能是因为很多小路上汽车压根就开不进来,开进来也上不了20码;我们的家长不会担心人贩子,可能因为那会儿干革命的那一辈觉得自己当家做主,谁也不会在自己家里搞事情,改革开放的那一辈还没有想起来那些野路子,还是觉得苦干实干才是真知。托了他们福,我们活下来了,长大了。

现世

Kama和我都上班,所以下午五点三十分是我们能够做到最早的放学时间。这还是得益于我的工作性质可以比较灵活地安排工作时间,而且组织上也不要求出勤率,只看最终结果。所以,我可以自由调剂出一个小时时间接上儿子,回到家里,然后再补回这一个小时时间。但是,即使是这样,还是没有办法独立解决吃饭问题。

被坑害的这一代在接受教育的时候并不考虑能力发展,在教育别人的时候却不得已地在药没换的前提下加上了能力发展的要求,再加之喜欢拿别人家孩子说事的那一代又开始了『别人家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于是节衣缩食的促进了相关产业的发展。于是就开始了这样的一个循环,一整代原生家庭的影响。

乐趣

秋天下午的五点三十分,正是黄金一小时,似乎随手一拍就能出片。和儿子走这么一段路,也是舒爽人心的一件好事。

L1020120.jpg
L1020122.jpg
Arthur is waiting for me
L1020131.jpg
L1020138.jpg
L1020140.jpg

有一说一呢~~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